top of page

从插画到绘画的转变

从绘画转向插画,然后再回到绘画,拼贴在这个过渡过程中对我帮助很大。其中最大的改变是我开始享受绘画。我开始不再过多考虑结果,就像冥想一样,像孩子一样玩耍。当我绘画时,我会感到快乐,享受当下的时刻。然而,在之前的插画过程中,我更倾向于预先设计我想要绘画的东西,然后寻找一些参考资料,进行一些研究,思考一些叙事,进行角色设计,然后创作。实际上,我对要使用的颜色以及如何使用它们已经有了具体的想法,然后再创作插图。创作插图的过程就像一个流水线,也就是说,当我绘画时,会花费很长时间,但艺术创作过程中没有太强的创造力。


但现在对我来说,绘画/绘图是不同的,每一秒都像树枝的分岔,下一秒可能会产生不同的结果,我不知道我的作品在完成之前会带来什么,最终会成为什么样的作品。因此,这是我对绘画方式的改变,也就是我更注重当下,享受当下,乐在其中,而不是设计,而不是预期。

对我来说,我之前曾思考过插画和绘画的区别。


起初,我认为插画是包含在当代艺术中的,也就是说,插画和绘画之间没有区别。也许插画更商业化或装饰性,但与此同时,我认为民间艺术的绘画也非常装饰性,所以这并不是区分插画和绘画的原因,所以我认为可能是插画更有目的性,因为插图,从名字上就能听出,起初是作为书籍的陪衬而开始的,所以它是一个讲故事或文字的绘画。但绘画不是有目的性的。


它可以关于艺术家的童年经历,可以关于当代社会问题,可以关于宇宙,可以关于灵性,可以关于爱情,然后我发现插画和绘画之间存在边界,我个人通过潜意识这个词来定义。在当代艺术中,绘画更深入潜意识。


在创作过程中,勇气大于设计,直觉大于效果,而你的心境在你不自知的情况下反映在你的绘画中。


或许需要一些时间,甚至几年,你才能回过头来理解绘画的意义,将其置于当下社会和文化背景以及你自己的创作过程中。这种理解可能比创作者自己的理解更快,甚至可以说不是我们在创造,不是我们在作画,而是绘画自己想要被绘制出来,灵感想要被表达,艺术想要被创造,所以它们选择了我们,而作为艺术家,我们需要成为它们的信徒,投入时间和精力,怀着真诚的期望和勇气去挑战,毫不吝惜地为它们付出努力。然后,艺术家自己从这个过程中获得的,正如我之前所说,是我感到获得的最纯粹、最崇高的喜悦和快乐。结果并不那么重要。


在绘画方面,我曾是一个相当功利主义的人。当我在画画时,我会考虑我的绘画是否会讨好观众,是否会受人喜欢,以及会有多少赞和转发。因此,我在画画时实际上感到相当沉重。我可能会全心全意地画上几个小时,但出来的绘画带有一点细节却没有受到任何人的喜欢。然而,当我随意画的那种非常可爱、非常简单的绘画风格却受到了人们的喜爱。所以那时候,实际上我并不迷失,但我可能更想追求那些事物。


所以当涉及到绘画时,我会感到非常害怕。包括现在人们习惯用iPad来绘画,每次我也会用iPad来画,画错了就双指轻点撤销,然后还可以用iPad做很多不同的效果。在这个过程中,你可能会迷失在效果和撤销的可能性中。


然后你所思考的都像是树枝的分叉,你考虑着探索不同的可能性,而不是想着如何弥补当前的画面,如何解决当前的瞬间。现在我不一定需要拼贴,但当时它改变了我,它告诉我要勇敢,告诉我要毫无畏惧地尝试。


因为并不存在绝对的错误,你无法撤销绘画,但你可以覆盖它,只要你不说结束,绘画就永远不会结束。你可以剪掉一些东西,画上一些东西,将它拼贴到绘画上,如果你不喜欢,你可以再放一张纸在上面,这不仅不会破坏你的绘画,还会为你的绘画增添质感。所以这对我来说是一种鼓励,让我更加勇敢,挑战自己,为图片添加新的可能性,而不要过多思考。


在我的绘画中,我觉得有趣的一点是,作为艺术家,我们必须控制抽象和形象之间的边界。在我的绘画中,我不会刻意以非常具象的方式描绘人体、形状和树木,因为有时候如果太具象,你会失去图片中表达和想象的很多空间,但也不能太抽象。就个人而言,我不喜欢我的作品太抽象,因为太抽象的作品有时候可能需要文字来解释。图片的效果是诗意的,不是现实主义的,也不是完全抽象的,可以这么说,这是我希望我的图片达到的位置。


人体首先是一个物体,也是情感宣泄的过程。首先,我们是人类,我们对人体更具共情力。我们对人体的每一个部分的每一个动作都能感同身受,我们对此非常敏感。例如,如果一个人处于蹲下的姿势,我们作为人类会非常敏感地注意到人体蹲下的状态,以及它可能带有的情感。在我的作品中,人体有时会被叠加在一起形成新的物体,有时会独立出现以表达自己的观点。当叠加在一起时,我想表达一种动作,表达此刻正在运动中的人体状态,此刻站在我们面前、艺术家面前的人的状态。同时,我还想表达艺术家在图片前的存在感,艺术家的存在。所以我想在图片中展示这个动态的部分,而那种动态也能展示人类的精神性。因为对我来说,我的标准是一切都是流动的,人的流动,事物的流动,一切的流动,情感的流动,而所有这些流动都可以在这些重叠的身体和动作中得到表达。


此外,从人们的动态和重叠的部分中,你可以看到空间,你可以看到图片中的空间。这是我想在图片中实现的。动态、融合和图片中的空间,这些与人体本身形成了一种像人类风景、人体也是风景、表达媒介、情感媒介的东西。


人体的绘画是什么?绘画一个人是什么样的?如果你绘画一个人使用过的鞋子,那些鞋子弯曲地躺在墙角,已经很久没有人看过,如果你将这些鞋子画得好,那在我眼中,这也是一幅人体绘画。一幅风景画有时候也是一幅人体画,一片沙漠、一座山丘,这些也是人体的绘画,一棵树有时候也是一幅人体的绘画。所以在我的图片中,你也可以感受到我实际上在利用这些事物。人体、自然等等来表达一些情感和精神性,我更倾向于在这些方面的意义的流动。


我想通过我的眼睛感受主题,因为他就在我面前,我看到他,思考他,想象他的性格、他的经历,然后用画笔来表达我对他的感受。但同时,他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每个人都不是独立的个体,在一个时代的背景下,他总是时代的一种反映,所以当你绘画他时,你不仅仅在画一个背景,你在画一个人群或者一个时代的代表,或者是这一代人的时光,但你也在画你自己,你所画的一切都是你自己,你的绘画就是你自己,所以在绘画时你要思考这一点。


首先,我认为我们必须关注事物的精神层面,已经有很多艺术家在关注当下非常现实的问题,但我想更多地谈论这一点,而且经常我认为艺术家所做的是更有限的。作为一个艺术家,我更希望通过灵性、宗教、哲学和美来向人们展示如何过好生活。


要知道如何过好生活,我们必须探索死亡,因为死亡是一个我们无法绕过的话题,因此对死亡的理解让我们更好地珍惜当下,更好地理解我们在做什么,并且能够更清晰地看到自己。


我经常问自己的问题是,如果我现在就死了,如果明天我发生车祸,我可能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,我现在过得是否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生活,我是否觉得我正在浪费时间,我经常问自己这个问题。因此,在我的画作中,我也希望,我不想逃避这个问题,我不想逃避这个问题。


思考死亡让我更加明白,我必须珍惜生活中的每一丝美好,我必须珍惜此刻的每一丝快乐。这就是我希望通过图像告诉你的,要珍惜自己此刻的感受,思考何为美,这对我来说很重要,这种美对我来说很重要。


美是什么?因为思考死亡,我思考美。你的情感必须是美的,你的痛苦,你的恐惧甚至可以是美的,美不仅仅是愉悦的,美不仅仅是满足需求的,还有很多其他的美,美是许多元素的结合,我们可以体验到很多其他的美,而所有这些实际上都源于对爱的渴望,所有这些都来自于爱。因此,在这些过程中,你也可以欣赏到爱。你对离别的恐惧实际上是对爱的渴望,实际上是你曾经拥有的爱,当你死去时你会感到悲伤,你会感到害怕,而实际上所有这些也都是爱。因此,我试图用我的作品让人们思考,让人们更加接受你认为自己经历的是非常困难、非常痛苦的事情,但也许你经历的可以是爱,可以是美。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们必须思考死亡,以思考爱,思考美,以真正地过好生活。


我希望自己能一直享受绘画,不被功利的东西再次绑架。绘画对我来说,是一片净土。希望创作出来的作品是自己喜欢的。


希望从现在开始,可以找到自己的绘画语言,也希望自己一直有这种勇于尝试、犯错的勇气,在绘画方面可以一直向前走,或者向后退,或者原地不动。希望自己一直变化,一直画下去。

我需要艺术,需要它来表达,很高兴,我拥有它。



コメント


コメント機能がオフになっています。
bottom of page